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弱鸟先飞今翱翔——闽东宁德振兴启示录

2020-08-12 11:56:49来源: 中国食品报网

  一季度率先转正,上半年增速3.9%……今年以来,闽东宁德经济发展呈现出“稳中有进、领跑全省”的良好态势。

  对于宁德来说,这样的成绩来之不易。从摆脱贫困到走向小康,从饱经失落到放飞梦想,闽东之变凝结着广大干部群众的智慧心血和不懈努力,充分印证了“弱鸟先飞、后发先至”的发展辩证法,有力见证了“滴水穿石、久久为功”的奋斗力量。

  从摆脱贫困到富美小康

  这是8月5日拍摄的福建省宁德市寿宁县下党乡下党村。 新华社记者 姜克红 摄

  满山青翠,四处茶香。39岁的王明秀正在为即将上市的秋茶做准备。返回老家宁德寿宁县下党乡6年来,王明秀牵头打造的“下乡的味道”农业品牌已经远近闻名。

  说起这些年的变化,王明秀说了一句话:“返乡人多了,年轻人多了,外来人多了。”

  时针拨回到上世纪80年代,那时的下党是福建全省唯一的“五无”乡镇:无公路、无自来水、无照明电、无财政收入、无政府办公场所。因为交通不便,乡亲们甚至不敢把猪养得太肥,怕运不出去。

  如今,下党实现了历史性蜕变,成为整个宁德脱贫致富奔小康的生动写照。

  长期以来,“老、少、边、岛、穷”的“穷”字是宁德的基本市情之一:9个县市区中有6个是贫困县,有50多个乡镇被划为省贫困乡镇,200多万人口中有70多万被划为贫困人口。摆脱贫困,曾是闽东人民最迫切的渴望。

  太姥山下、九鲤溪畔,徽派风格的村庄屋舍俨然,村道两旁特产馆、饭店和茶行林立。2019年,赤溪这个畲家村庄接待游客27万人次,旅游总收入2000多万元。

  赤溪村更早“出名”是在36年前:当地“家家茅草房、顿顿野菜糠”的情景经媒体披露后,引起全国关注。而在当时,赤溪并非孤例,闽东畲族群众近20万人,大多散落在偏僻的山区,生活条件艰苦。

  走进宁德市扶贫开发主题展示馆,一组组新旧照片对比引人深思:曾经困顿山中的畲族群众搬进了山下的新家,曾经风雨飘摇的连家船民上岸定居……从一村一寨的新生到一家一户的笑脸,闽东大地上处处是“天堑变通途、旧貌换新颜”的变化。

  坐在自家“海景房”明亮的客厅里,53岁的连家船民江成财自豪地向来客展示两个孙女跳芭蕾舞的视频。而在30年前,这一幕他连想都不敢想。

  这是2019年3月7日拍摄的宁德福安市溪邳村连家船民上岸新居(无人机照片)。20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福建持续开展连家船民搬迁上岸工程,至2014年初,宁德市2.5万连家船民全部上岸定居。 新华社记者 姜克红 摄

  在闽东,连家船民是一类特殊的困难群体。他们世代以船为家、捕鱼为业,常见祖孙三代挤在宽不足两米的船上,很多人因长年的逼仄生活双腿站立不直,被取笑为“曲蹄”。

  上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福建持续开展连家船民搬迁上岸工程,至2014年初,宁德市2.5万连家船民全部上岸定居。江成财说:“上岸后,第一次住进灯火通明的房子里,我们都高兴得睡不着觉。”

  夏夜,在宁静的三都澳白基湾海域,大黄鱼养殖户尤维德的渔排上一阵喧哗。工人们起网捞鱼,迅速加冰保鲜,随后装船上岸。凌晨两三点,这些占全国总产量八成的宁德大黄鱼就出现在福州的海鲜市场了。

  闽东“八山一水一分田”,闽东的穷,首先穷在山高路远。尤维德清晰地记得,1998年春节前几天,运大黄鱼的货车到了飞鸾岭,在盘山公路堵了五六天,等运到福州,买家都回老家过年了。

  2003年,福宁高速开通;2009年,温福铁路开通;今年9月,宁德至浙江衢州的衢宁铁路即将开通运营……交通基础设施的提升,为闽东实现全面小康打开了崭新的空间。

  从产业薄弱到“金娃娃”聚集

  改革开放以来,受制于海防前线位置和交通瓶颈,宁德历史欠账多、发展底子薄,产业结构以农业和小散工业为主,经济体量长期位居全省末尾,闽东因此被称为东南黄金沿海的“断裂带”。

  地处长三角和珠三角两大经济圈之间,宁德本身具备“北上南下、西进东出”的独特区位。同时海岸线长1000多公里,坐拥“世界不多、中国仅有”的天然良港三都澳,向外拓展、向海发展一直是闽东人的梦想。

  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交通改善和产业布局优化,兼具地缘优势和后发优势的“宁德机遇”备受青睐。闽东遵循多上几个大项目、多抱几个“金娃娃”的要求乘势而上,步入了“工业大发展、发展大工业”的黄金时期。

  今天的闽东大地,宁德时代、上汽、青拓、中铜等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金娃娃”项目相继落地,全市形成了锂电新能源、新能源汽车、不锈钢新材料和铜材料四大主导产业集群,不仅较快实现了“弯道超车”,更为辉煌的“万亿工业时代”也不再遥远。

  宁德市市委书记郭锡文说,通过推动全链条延伸、全闭环发展、全域化布局,宁德四大主导产业的“朋友圈”越来越广、越联越紧,已经形成高效循环、高度融合的生态系统。

  在沿海霞浦,时代一汽动力电池项目建设正酣,9月底有望试生产;在山区柘荣,不锈钢新材料产业拓展区初具规模,已确定入驻企业30多家……产业“聚”变中,闽东全域布局、山海联动的新发展格局正在形成。

  有了体量,更要质量。占一个山区县纳税贡献四成的石板材行业全部关停、占全省76%的地条钢产量全部出清……近年来,宁德实施了一系列“壮士断腕”“腾笼换鸟”的举措,彰显了后发地区高质量发展超越的定力与决心。

  今年8月5日,宁德时代与梅赛德斯-奔驰签约,成为后者在电池技术领域的头部供应商。一个月前,总投资33亿元的宁德时代21C创新实验室奠基。身为行业“独角兽”,宁德时代更加注重科研创新和抢占高端市场。

  青拓集团是全球最大的不锈钢和镍生产企业。今年5月,青拓成功批量生产出笔尖钢。公司董事长姜海洪说,从做锅碗瓢盆到生产笔尖,这是一家企业制造实力质的飞跃,也是一个地区发展水平的更新换代。

  厚积薄发,奋力超越。宁德正把发展目光投向更远的未来:依托现有产业基础,积极谋划储能电池、太阳能发电、新材料等战略性新兴产业,打造更具影响力的产业新地标。

  从“底气不足”到干劲十足

  86岁的姚淑先至今还保持着每天进实验室的习惯,逢人总爱说:“我吃了一辈子银耳,身体好得很,还干得动。”

  姚淑先是土生土长的宁德古田人,从青年时委身破庙穷10年之功研制出银耳高产栽培技术,到古稀之年卖掉房产、股票二次科研创业,姚淑先始终有一个信念:认定了的事情就要坚持下去,只要努力就一定能出头。

  正是因为众多像姚淑先这样的“土专家”“田秀才”不懈奋斗、无私奉献,古田食用菌产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一路发展至今,形成了百亿规模、20多万人从业的大产业。古田县也从当年一穷二白的落后山区县,实现了农民人均收入连续11年位列全市县市区首位的“逆袭”。

  弱鸟先飞,首先要有飞的志向;滴水穿石,贵在久久为功的坚持。闽东振兴之路,不管是摆脱贫困的探索实践,还是跨越发展的奋勇争先,都离不开人的因素、奋斗的力量。

  “人穷志不能穷,扶贫要先扶志。”30多年跟踪赤溪发展的宁德市退休干部王绍据说,赤溪扶贫经历了给钱给物“输血”到整村搬迁“换血”再到自谋发展“造血”的过程,拔掉“穷根”的关键,就是贫困群众树立起了信心和斗志,不再“等、靠、要”,不再“见人矮三分”。

  随着白茶产业的勃兴,福鼎市太姥山镇方家山村的村民李照铁一年卖茶收入超过200万元,从一个娶妻难的贫困户变成了致富带头人。他说,现在越来越多老乡返乡做茶,他们天天喝茶、推销茶、讲茶文化,不仅生活富了,精神也充实了。

  去年9月,宁德上汽基地正式投产,从一片荒滩上崛起了一座福建最大、全国领先的现代化汽车城。而从进场到竣工14个月的建设时间,比一般周期缩短了半年以上,创造了让投资方赞叹不已的“宁德速度”。这背后,是建设者们“大干晴天,抢干阴天,巧干雨天,干好每一天”的辛勤付出。

  一位宁德的干部说,以前到省里开会,都是坐后排,发言离不开讲困难、要扶持,现在不仅位置前移了,更多时候是讲经验、讲方法,从“底气不足”到干劲十足,大家的精气神完全不一样了。

(新华社记者邹声文、涂洪长、张逸之)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