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辽宁桓仁满族自治县枫林谷景区
绿水青山成了绿色银行

2020-08-10 10:32:05来源: 人民网

本报记者  王金海  石羚  刘洪超

  青山滴翠,溪水潺潺,盛夏的辽宁省桓仁满族自治县枫林谷景区内,平均气温只有23摄氏度,每立方厘米空气含负氧离子超过5万个。

  7月26日一大早,58岁的护林员李宏生边收拾巡山用的背包和工具边说:“1981年刚来这里上班时,齐腰粗的大树一天砍倒几十棵,也没觉得啥。现在要是看见哪棵小树倒了,心里都不落忍。”

  8年前,这里还叫和平林场,是桓仁县重要的林木采伐基地。树没少砍,可老李这样的老工人每月只能拿到1500元工资。如今,这里变成了一个游人如织的4A级旅游景区。“工作不累,收入翻了好几倍。”老李说。

  林场变成了景区

  “之前每天的工作就是砍树,每年最少也要砍8000棵,天然林砍光了就砍次生林,后来又去砍人工林,工资却只能勉强维持生计。”老工人辛志明回忆。

  除了和平林场,其他林场的日子也好不到哪儿去。桓仁县库区林场场长战俊东说:“咱桓仁共有8家国有林场,最困难的时候职工月收入仅几百元,80%左右的职工家庭是困难户,一些适婚年龄职工找不到对象。”

  2002年桓仁正式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时任县林业局局长汪立功没少琢磨出路。

  2011年“十一”假期,汪立功没有休息,而是带着各大林场的负责人来和平林场考察,漫山遍野红彤彤的枫叶让汪立功为之一振。“别的都不干,就它了!”在几间破旧平房组成的林场办公区里,一个改“砍树”为“看树”、以旅游带动脱贫的设想产生了。年底,由和平林场控股、其他7家林场入股的枫林谷森林公园旅游有限公司正式建立。

  从此,这里不仅不砍树了,还见缝插针地补植;修路,尽量依托原有林道;建停车场,用的是原来的储木场……为了保护环境,景区修建中最大程度维持原有自然风貌。

  没有人才,就在实践中培养;没有钱,大家从木材销售中筹措资金,争取专项资金、财政支持。2013年9月6日,景区如期建成开业。时任桓仁县林业局副局长的王树杰记得非常清楚,“开业当年,景区收入达200万元。”此后,主打“森林氧吧”“枫叶之最”的枫林谷景区成为国家4A级景区,吸引越来越多的游客前来游览,景区收入一连翻了好几番。截至2019年,景区累计收入5300多万元,同时少采伐了一万亩森林。用王树杰的话说,“相当于我们再造了一个和平林场”。

  看着景区络绎不绝的游客,辛志明感慨地说:“原来站着的树更值钱!”

  家家都有致富门路

  走进桓仁满族自治县向阳乡和平村,一座座农家小院白墙红瓦,整洁漂亮。而几年前,这里还是全县有名的贫困村。

  如今,村民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2019年全村1801名居民中,与旅游相关的从业人数就有1243人。村里开起63座农家院,软枣、榛子和木耳等山货不再愁销路。全村人均收入从2013年的5000元提高到2.3万元,贫困人口全部摘帽。

  “这都是因为搭上了枫林谷景区的顺风车。”和平村党支部书记刘佰红说,“现在家家都有自己的致富门路,户户都有自己的增收项目,这儿成为远近闻名的旅游专业村。”

  57岁的王俊香给记者算了她家的收入变化账:“枫林谷景区开业前,打工活儿少,山货卖不上价,我丈夫姜忠德一年也就挣1万多元,加上我的收入,全家年收入也就两万元。2019年,老姜打零工能挣两万元,我在村里上班能挣3万多元,农家院纯利润也有两万元,两亩苞米改种榛子,我们老两口现在一年收入将近8万元。”

  枫林谷景区辐射带动的不只有和平村。“我们在景区内设置了10多个扶贫商亭,免费提供给建档立卡贫困户使用,供他们销售自家农副产品。在同等用工条件下,景区优先雇用建档立卡贫困户劳动力,为他们提供增加收入的机会。”枫林谷森林公园旅游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翔告诉记者。

  “2019年,共有23个贫困村和经济薄弱村与枫林谷景区开展扶贫合作,当年各村投资收益达63.3万元,受益贫困人口419户838人。2020年,新增5个乡镇与枫林谷合作开展扶贫合作,累计扶贫基金2136.02万元,预计1000户以上受益。”桓仁县扶贫办副主任袁野介绍。

  景区还与多个乡镇、村开展扶贫合作,景区每年以8%的稳定收益作为分红分给这些乡镇、村,用于补贴无劳动能力、无产业发展能力、有重大疾病以及有子女就读高校等情况的建档立卡贫困户,每户每年不低于1000元。

  山上都是宝贵财富

  “争取把上半年的损失补回来!”在桓仁龙参健康药业有限公司的生产线上,人参系列食品、保健品及人参面膜、洗发水等产品正源源不断生产装箱,70多名工人干得热火朝天。

  “公司2018年投产,累计销售额已超过1亿元。”公司常务副总经理王兴仁高兴地说,“林下参是我们目前的主打产品。虽然园参4年就能长到手指头那么粗,但论斤卖,便宜的才20元一斤。而一株三四钱重的20年林下参光批发价就得500元,年头长的卖几千上万元的都有。”

  王兴仁介绍,桓仁30多年前就种园参,砍掉林子做参床、建大棚,中间又不断施肥撒药,既容易水土流失,还会导致土壤板结,对环境破坏大。“现在改种的林下参,生长在野山丛林中,生态越好,生长越棒。”

  桓仁的自然条件本就适于人参生长,实施禁伐天然林政策,更为林下参种植带来契机,人参种植加工逐渐带动了桓仁健康产业的发展,带动了企业增效、农民增收。从种植林下参,到采收山野菜,从发展红松经济林,再到养殖林蛙,桓仁将保护森林生态环境和发展林业特色产业融为一体,实现了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的良性互动。

  在二棚甸子镇摇钱树村,99%的村民种植山参,户均年收入超过10万元。“做梦都想不到能挣那么多钱,摇钱树村终于名副其实了。”参农郭军说。

  桓仁镇大甸子村村民董福军辞去伐木工作,在落叶松下种植林下木耳,“木耳只要一晒干就被人订走,不用担心卖不出去。”

  五里甸子镇三架窝棚村的贫困村民种植五味子、榛子,收入比过去高出十几倍,从石头房搬进了大瓦房。

  山参年产值21亿元,种植红松年收入过万元的农户达3000多户,山核桃油等5个产品成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一个个数字,记录着这片森林带来的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绿水青山成了桓仁群众的绿色银行。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