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餐费上涨骑手收入却未见增加 外卖红利究竟流向哪里?

2018-07-18 07:31:05来源: 中国食品报

  如今,叫外卖已经成为很多人不可或缺的生活方式。无论是三餐还是夜宵,只要打开手机App点上一单,身穿骑士服的外卖小哥就会把餐食送到我们跟前。然而,最近有不少网友吐槽外卖配送费涨价了。有些城市由原来的2—3元涨到了4—10元不等,部分超距配送的费用甚至高达15元。这让不少人高呼“吃不起了”。
  “叫一份18元的炒饭,配送费就占了6元,折扣和补贴都不如以前了。”在北京海淀上地某耗材公司上班的周先生说,现在感觉都快点不起午餐了。“估计送外卖的挣得都不比我们低了吧。”周先生说道。离不开外卖的人们,从外面看这个圈子总是充满好奇。那么,外卖涨价是否令送餐员的收入大幅增加?现实中外卖小哥的生存环境又是怎样的呢?
  躲不开的扣罚
  “每单就提几块钱,现在做六休一,我一天送40单就差不多了。干这行每月拿六七千是有的,再多就要玩命跑了。”骑手小唐苦笑说。
  实际上,已经30出头的小唐对于这两年在北京送外卖已经心生摇摆。虽说比在老家打工挣得多,但是越来越严的惩罚制度、与订餐顾客经常发生的不愉快、发生投诉后的两头受气等,都让他萌生退意。“老婆孩子都不在身边,再抗一年看看,不行还是回老家做点别的去了。”
  骑手小唐是数万名穿梭于北京街头巷尾的送餐大军的缩影。他们撑起了北京市每天超过180万单的网络订餐单量以及上亿元人民币的交易额。伴随他们的,既有每天遭遇的悲喜哀乐,也有独在异乡的沉重压力以及对收入增加的渴望。
  “就布吉这一带,晚上经常只接到20来单。”深圳外卖小哥张梁透露,以一单配送费4元的外卖为例,他拿到手一般是3.8元。如果一个晚上只接这些订单,收入也就是80元左右。只有每天满跑状态,才会拿到250—300元。
  每个月做足30天,薪资收入会有8000—9000元,但在这个生活成本、物价居高不下的城市,他的生活依旧是捉襟见肘。而且,想要顺利拿到这个收入,还需要些许“运气”。
  “如果不被投诉,那收入真的可观,可惜不可能。一直“驻扎”在上海陆家嘴一带的外卖小哥常峰(化名)介绍说,光是上个月,他就吃了三单“四星”评价。根据部分平台规定,“四星”评价是要扣配送费的。如果遭遇用户投诉,那么要扣得就更多,严重的时候,甚至还会面临高额的处罚。他表示,最严重的一个月曾接到过两单用户投诉,在对方不愿意协商撤销的前提下,被平台处罚了近千元。
  不仅是一线城市,来自成都的外卖小哥吴先生也表示近来压力很大。骑手的收入虽不低,但全都是靠时间和速度抢出来的。在当地,月入上万的外卖小哥基本上需要从早上十点开始,一直接单跑单至凌晨两点钟,并且风雨无阻,每天都要出勤。
  “就像成都这两天的大暴雨,兼职骑手可以不送,但我们专职骑手还是得接单,甚至加班加点送餐,不然没有收入。”他介绍说,虽然骑手的工作是多劳多得,但面对行业竞争大、用户不理解等因素,他们的生存现状越发艰难。
  配送费涨了,但骑手的收入却不见得提高多少,反而还引起了不少用户的不满,又将这种情绪宣泄到各种投诉上,这让不少外卖小哥头疼不已。然而,想要获得较为可观的收入,骑手们要付出的,往往不止是时间和劳力,甚至还要拿生命与每单几块钱的外卖费“赛跑”。
  铤而走险赶时效
  在深圳拥堵的深南大道一侧,一名外卖骑手正在苦苦哀求交警。这位吴姓骑手介绍说,因为外卖配送的时效快到了,所以他便铤而走险,骑着电动自行车闯了红灯,却没料到被正在执勤的交警一把抓个正着。加上小吴用于配送外卖的电动自行车,属于三无超标产品,不符合上路要求,因此还要接受扣车的处罚。这对于他来说,可谓是雪上加霜。
  “过去这三个月,已经被扣了两次车了,我们也没办法。”他无奈表示,深圳禁摩禁超标电动车,但这却是外卖小哥们赖以生存的交通工具。为了在时效内完成配送,骑手往往会违反交通规则,闯红灯、逆行司空见惯,甚至有人在配送外卖的过程中,与汽车抢道发生意外而伤重住院。
  加上各地都在加大外卖配送员交通违规的处罚力度,这让不少外卖骑手都直呼生存困难。毕竟对于大部分骑手而言,不违反交规意味着会超过配送时效,违反交规则是拿命在与配送时效做赌注。
  “如果遇上交通阻塞、道路严查、极端天气,那基本上就要被用户投诉了。”正在焦急等待着上行电梯的外卖小哥张翔(化名)说到,现在平台对配送的时效管得很严,超过十分钟就要扣钱,但影响外卖时效的因素还有很多。
  缺乏职业技能转行难
  在三线城市的老家送了几个月外卖之后,骑手张先生不得不回到深圳,他说,相比二、三线城市,一线城市叫外卖的需求巨大,而且配送费用可观。因为这份工作实在太累,他也曾想过转行从事别的行当。但最终却都失败了,继续回代理点当外卖骑手。张先生介绍,外卖行业很难积累下有用的行业资源或技能经验。在跑了许多年外卖之后,他发现没有任何经验收获,反倒将本身的职业技能忘了个精光。
  曾是一名外卖骑手的小许从一家3B院校毕业之后,因为找不到工作而成为一名外卖骑手,心想着过度一番再另寻发展出路。但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这一做就是两年。当他想转行从事其他职业时,却发现除了配送外卖的经历之外,简历上根本写不出任何具有竞争力的实践技能。
  “结果就从外卖小哥变成了现在的快递小哥。”小许无奈地说,外卖从业者数量虽庞大,但可以让他们转行、跳槽的对口行业、岗位并不多。大多都只能做快递员、流水线厂工甚至保安等劳力性质的工作。
  当前,在“懒人经济”推动下的外卖行业,前景形势一片大好,但外卖小哥的生存环境却没有因此有太大改观,反倒是行业竞争愈发激烈,平台、监管严规之下,收益被不断压缩。再加上平台不断提高佣金比例之后,不少餐饮商家尝试不依靠骑手配送外卖,以弥补被抽佣后的损失,更让外卖小哥们失去了大量抢单接单的机会。
  或许,国内外卖平台不断增加的竞争态势,会让这个行当变得更加艰辛,也会让新旧交替、人员流动的频次更快。相关数据显示,最高峰时全国各平台(自营加外包)的送餐员曾近百万人次,这样一个群体,势必会在各个方面影响到餐饮行业、外卖市场以及社会治安、交通管理的发展。多听听他们的声音,多看看他们的遭遇,多分析他们对整个社会治理方面的影响,无疑将具有更大的意义和价值。(来源:懂懂笔记)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