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蛙声唤来田园牧歌新乡村

2019-11-29 10:55:02来源: 中国食品报网

  本报记者 袁国凤

  每到夏日,山东滨州惠民县黑楼村孙武街道蛙声小镇微风习习,荷香阵阵,引得来这里参观学习的人络绎不绝,纷纷拍照留念。如今这里的村民不仅能享受到乡村美景,小镇发展有机农业带来的成果也让他们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好。蛙声小镇创始人闫洪明说“:有机农业是在最干净的土地上寻找营养源,认证有机作物的功能性,解决食品安全问题。从一开始,我并没有把有机农业当做产业去做,我更喜欢把它当做保护环境、与自然和谐共处、传承传统文化的方式。”18年来,他身体力行并希望用蛙声唤来田园牧歌式新乡村生活。

  潜心钻研走上有机路

  1992年,作为钱学森院士营养师的闫洪明受钱老嘱托,用3个月时间去全国各地调研,看哪些食物和饮食习惯易造成人体高血脂、高血压等。闫洪明在海南、内蒙古、新疆等地发现,很多当地人都有“二两花生配白酒”的饮食习惯,他认为这是造成当地中老年人血脂高等疾病的原因之一。

  当闫洪明兴致勃勃地拿着调研报告请钱学森审阅并准备发表时,却被钱学森当场泼了一盆冷水:你要搞,就搞点实实在在的。

  钱学森又提醒道:“你改变不了人的饮食习惯,那你能否从科学的角度,改变食物和植物的一些营养结构?如从高脂变成低脂、从饱和脂肪酸变成不饱和脂肪酸、减少农作物不利人体健康的元素、提高对应的健康营养功能性元素等,要用逆向思维思考解决问题。”

  受钱学森启发,闫洪明开始了对功能性食品的研究,并且发现,如果原料不好就无法做出好的功能性食品。

  2001年,闫洪明回到家乡山东滨州惠民县成立了有机农业基地,同时也正式开始对功能性食品基础原料进行探索和研究。在不被大多数人看好的情况下,闫洪明顶着压力,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专家,从研究花生开始,走上了有机农业的探索之路。

  “我们共研发了5代花生,用了12年,观察了4年,待花生性状稳定后,送到中国农科院去做营养成分分析,目前应用到工厂的第四代黑玉花生,在营养结构上已经有了质的改变。”

  除此之外,闫洪明用了7年研发出一款黑绿豆,利用绿豆中的蛋白质可与有机磷农药、汞、砷、铅等结合形成沉淀物的特点,使之减少或失去因施药带来的毒性。蛙声小镇也正是在他研发黑绿豆时而得名。

  蛙声小镇名字的由来

  当时,闫洪明找到中国农业大学相关专家以及北京农科院教授袁士畴,共同研究浓缩黑绿豆。然而,黑绿豆的性状却一直不稳定,达不到理想的营养系数。为了方便研发,他干脆吃住在田间,睡帐篷、吃方便面......直到研究的第七年,终于有了新突破。

  “记得那天傍晚,下着瓢泼大雨,我一边喝着闷酒,一边昏昏欲睡,迷糊中忽被一片蛙叫声惊醒。”闫洪明回忆道,“当时我忽生一个念头,人们都是白天给植物杂交,晚上为什么不能也试试呢?想到此,我找来镊子,趴在小腿肚子深的水里,将一朵闭合的绿豆花强行拨开,去掉雄蕊,一口气拨了3个多小时,100多朵花。”

  第二天上午,待花开后,闫洪明立刻进行下一步杂交工作。下午,花朵闭合,大功告成。擦拭着因喜悦流下的眼泪,闫洪明给自己的基地起了一个既诗意又充满田园气息的名字——蛙声小镇。

  自做有机农业18年来,闫洪明先后研发了水果性甜紫芦笋、黑魔豆、野旱麦等17种经认证的特色有机产品。

  有机农业生物技术专家朱安妮评价道,“他是一个懂营养学的有机农业从业者,能够把作物的营养成分做得很有特色”。

  新乡村合作模式共赢发展

  “有机农业是在最干净的土地上寻找营养源,认证有机作物的功能性,解决食品安全问题。从一开始,我并没有把有机农业当做产业去做,我更喜欢把它当做保护环境、与自然和谐共处、传承传统文化的方式。”闫洪明认为,只有环境好、土壤好,种出的作物健康,人吃了才健康。

  在闫洪明基地附近的几个自然村,村民经常因为“养牛污染村里环境”和养殖户发生争执。闫洪明听说后,提出为这些养殖户提供养牛的场所,化解了双方的矛盾。此外,他还为养殖户免费建造青贮池,有机秸秆给牛作饲料,并把牛粪提供给基地制作有机肥。这些有机肥既满足基地所需,也净化了农村环境。

  闫洪明的基地联合了7个村庄130个贫困户,60岁以上村民去基地负责环境维护、作物晾晒等工作。2017年,工资最高的是一位73岁的村民,他3个月拿到了9000块钱,相当于老两口一年的生活费。

  惠民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王军说,这里的农民种麦子和玉米等作物,每亩每年纯利润1000元,很多农民不懂技术,收入又不高。于是闫洪明把自己研发的黑玉米、黑魔豆、黑花生、黑绿豆等,以科学套种的方式传到周边7个村,通过实行“一村一品”,保证村民每亩地收入达到2000多元。在提高土地收入的基础上再进行经济作物的调控,逐步实现高效经济农业,带动农民致富。他与村民达成协议,实行“五户联保制”,互相监督,统一技术和有机肥,不施农药,很多村民主动加入合作社。

  蛙声小镇的发展得到了县里和乡里的支持。硬化路面、修建亭子......准备依托蛙声小镇做民宿文化旅游,带动乡村振兴。王军说:“惠民县是贫困县,截至2018年底,还有9000多户贫困人口,目前县里已经围绕蛙声小镇的3000亩有机农业开展文化旅游项目,希望带动当地贫困人口脱贫致富,并通过发展相关产业,实现新农村建设和乡村振兴。”

  闫洪明认为,乡村基地旅游不是一般意义的旅游,而是认可有机农业理念的爱好者的游学。这也是闫洪明把基地做成开放式的原因之一,既方便人们来参观学习,又带动周边发展。

  在探索功能性食品中前行

  闫洪明并没有忘记自己做有机农业的初衷——做功能性食品研发。

  他说:“普通玉米卖9毛钱能挣钱,有机玉米卖3块钱会赔钱。如果把有机农产品加工成功能性食品,在带给人们营养健康食品同时,价格会比普通农产品翻10倍。”

  为此他跑了北京好几家大医院的膳食科和体检科,结合100多万份体检报告,用了4个月进行营养源分类。并运用有机原料进行深加工功能性食品研发,目前和山东理工大学食品与工程学院以及中国农业大学联合研发科学配比的五谷粉已经申报省级企业标准,正在申报国家级企业标准。

  闫洪明说:“做有机农业只是起点,我的目标瞄准在我国功能性有机农业和功能性食品研发上,创建中国有机模式。”

  “未来人体健康和生命延续的必需营养是常规营养源和新型营养源结合,这将是未来食品的发展方向。目前我准备结合实际,在康养产业食品领域进行研发,综合应用现代膨化技术、营养缓释技术、功能性小肽营养强化技术等前沿技术,致力功能性医养结合辅助调理食品行业技术创新,在缓释食品、速食功能食品等方面展开工作,力争将蛙声小镇打造成新兴高科技康养食品创新基地。”闫洪明说。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