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大豆协会:中国大豆业已到最危险时刻

2013-11-08 10:03:04来源: 中国广播网

  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颜伟是黑龙江依兰县大豆专业合作社的销售部经理,多年来一直在收购和经销大豆,在他的合作社里有着黑龙江省内数一数二的大豆、芽豆精选塔,但是雄厚的基础并没让颜伟感到舒心。近两年来,他感觉生意越来越难做。
  颜伟:“你像以前我们可以发到关内一些油厂,但现在都谈不上了,油厂这一块都谈不上了,我们做不了了,生存的话我们只能去加工芽用大豆或者是豆浆豆,只能加工这个了。”
  颜伟的困惑在于,一方面自己的大豆无法卖给榨油厂,另一方面,尽管自己不断扩大收购大豆的范围,也依然无豆可寻。“我们周边以前种植面积应该在60%——70%,现在6%、7%也不一定,非常严峻,我们生存也是非常困难,我们同行80%都改行,去做别的了。”
  在黑龙江依兰县,大豆种植面积连年缩减,王建伟是宏克力村临江屯的种植户,3年前他还有105亩的大豆,今年他只种了接近20亩。他告诉记者,这两年,大豆的价格总是上不来,有的时候还赔本,所以他不得不缩小种植面积。
  王建伟:“要按现在的价格,刨出去就不挣钱了,只能赌一把,看今年价格能不能涨,不涨今年就是赔钱。”
  王建伟说,每斤大豆要卖到2块5以上,才能挣到钱,但是2012年,国家大豆临时收购价仅为2块3一斤,而这已经比前一年高出15%,因此,他的担心也不无道理。
  如果说颜伟和王建伟的境况还不足以展示全貌,那么到了佳木斯的桦南县,就能更真切地感受到大豆遭遇的尴尬。桦南县是黑龙江省大豆的主产县之一,曾经大片大片的大豆地,如今已经被玉米所取代。当地的种植户说,种植大豆实在赚不到钱。一位当地种植户说:“按一垧地成本,扣除一切费用,水稻能剩7000,玉米就可能能剩到5000,大豆能挣个1500到2000都多说的。”
  据黑龙江省农业部门的一项调查显示,2012年,黑龙江全省种植大豆每亩净利润256元,玉米每亩净利润495元,而粳稻每亩净利润高达695元。由于种植收益明显低于玉米和水稻两大粮食作物,豆农种植积极性急剧下降。黑龙江省大豆种植面积和产量在近四年来迅速缩减。黑龙江省大豆协会副秘书长王小语说,这样的现状令人痛心。
  王小语:“从10年到12年三年间,大豆播种面积萎缩42%,2012年黑龙江大豆播种面积就缩减到了3899万亩,到今年又大幅缩减,今年我们大豆产量估计不到400万吨,播种面积在3300多万亩。
  大豆种植面积连年缩减,效益不高只是其中一个方面。由于玉米和大豆同属旱田作物,受工业消费刺激,玉米价格在近四五年来大幅上涨,同样种植一亩玉米,收益要高于大豆一倍以上。王小语指出,出现玉米与大豆争地的情况,还有另外的原因。
  王小语:“1996年之前,大豆、玉米、水稻、小麦等主粮品种受关税的保护,国外的大豆要进口到国内来的话,要180%的关税,这样国外的农产品就没有很强的竞争力,1996年之后呢,大豆的关税和配额被大幅度调降,调降到3%到1%,但与之相对应,玉米与水稻和小麦的关税和配比并没有作调整。”
  正是由于进口大豆的冲击,国产大豆失去了竞争力,昔日的大豆主产国到如今的大豆进口国,我国只用了几年的时间。据统计,黑龙江全省油脂加工企业日加工能力200吨以上的有88家,年加工产能在1450万吨左右,但目前九成以上的非转基因大豆加工企业都已停产,实际加工量只有200万吨左右,非转基因大豆加工企业已经到了“集体倒闭”的边缘。
  九三粮油工业集团是我国最大的非转基因大豆加工企业,年加工大豆能力500万吨,而去年仅加工90多万吨非转基因大豆,亏损近2亿元。王小语疾呼,中国的大豆产业已经到最危险的时刻。
  王小语:“原来我们黑龙江国产大豆是占有国内全部的市场份额,并且每年还有一定数量的出口,到2000年前后我们国产大豆市场份额就从全国逐渐缩减到长江以北区域,到2003、04年国产大豆的份额基本就在山海关一带,到2007年到2008年国产大豆市场份额基本上就萎缩到黑龙江这个区域,尤其是近两三年来,黑龙江本省也有一半左右的大豆油和豆粕来自于省外的转基因大豆,中国大豆产业对外依存度已经达到了百分之80以上,非常严峻的局面。”
  业内人士表示,由于我国进口大豆的定价权掌握在跨国粮商手中,一旦中国油脂企业被全部挤垮或兼并,跨国粮商将彻底主导我国大豆产业的话语权。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认为,我国大豆产业眼下的遭遇和十几年前阿根廷大豆的遭遇十分类似,而一旦我国大豆产业完全依赖进口,与大豆相关的饲料、养殖以及食用油等行业,都将会受到影响,最终将会影响到我国的粮食安全。
  李国祥:“如果国产大豆一直都处于萎缩的状态,甚至到最后的时候很少了,那么我们面对国际市场出现的紧缺情况,有可能会出现被动局面,所以我们还必须保持一定的警惕。”
  尽管目前我国大豆产业岌岌可危,但王小语觉得,并非产业自身出现了问题。国家层面要尽快出台相关政策,给予大豆产业求生存、谋发展的契机,有效稳定豆农的种植积极性。
  王小语:“可以参照玉米和大豆的比价给予农户一定的补贴,支持农户种植大豆,稳定大豆的播种面积,另一方面,在黑龙江包括国内其他主要种植大豆的省市设立非转基因大豆保护区,防范进口转基因大豆的冲击,同时也在保护区内对加工企业给予一定的扶持政策和措施,使加工企业能够有效的把农户种植的大豆产品转化出去,避免农户因为种植大豆买不上好价,受到冲击和影响。”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