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剩饭 不剩菜 吃完饭扫一扫餐盘
光盘打卡 让餐厨垃圾减量30%

2019-08-03 12:31:32来源: 北京晚报

  用餐结束,柳济琛习惯性掏出手机,打开“光盘打卡”小程序,把摄像头对准刚刚吃完的餐盘。智能识别之后,“打卡成功”的页面弹出:“柳济琛累计打卡146次,节约粮食20.44斤,相当于减少碳排放36.5千克。”

  如今,饭后进行“光盘打卡”已经成了国内很多大学生的最新时尚。这款由清华大学学生柳济琛团队开发的小程序,已经拥有10多万用户。这些用户从源头上减少餐余垃圾,通过积分捐赠等方式,使得节省下的食物为远方需要的人提供帮助。

59e4e72b84388_610

    机器识别

    盘内食物是否吃光

  柳济琛一直关注饮食与环保。长期以来,高校食堂都是食物浪费的“重灾区”。对此,他觉得非常心疼,但一时又没想到什么好主意。

  一次,柳济琛去一家餐厅用餐时发现,只要吃光盘内食物,服务员就会在一张专属卡片上打个钩。询问后,他了解到,等积累到一定次数,餐厅就会为顾客送上小礼品。“当时看到这个,就产生了一个灵感,觉得这么好的一个形式,完全可以用互联网的方式来进行。而且它可以做得很大,因为光盘行动是全民的事情。”柳济琛对记者说。

  “光盘打卡”,听上去就是简单地通过拍照识别盘内食物是否吃光。然而,真正实施起来却并不容易。“餐具的样式有很多,浪费的形式也是多种多样,比如,碗里剩个白米饭与盘子里剩个骨头,完全就是不一样的识别。”

  团队期待能够达成的理想效果是,一方面系统能识别出用户拍的是不是餐具,另一方面能判断出到底有没有光盘、光盘到什么程度。可是,满足这些条件,需要大量的样本支撑,以帮助机器进行输入学习。“2018年,我们大概用了半年的时间,在全国各地去搜集、采样,比如,去食堂、餐厅,发动志愿者一起拍照,再用这些数据来训练‘神经网络’。”

  在样本的选择上,团队也颇为讲究,既要考虑不同餐具的形状,也要考虑不同菜系的特点。于是,在数据库里,家庭里用的一般圆盘、食堂用的方盘、砂锅、小碟;粤菜、鲁菜、西北菜……各类款式,各种菜式,应有尽有。最终,历时半年多,奔波十多个城市,10万多个样本“教”出了聪明的机器大脑。“目前,我们的样本数已经有200多万,系统识别的精度和准确度也变得更高。”柳济琛不无自豪地说。

  取样过程中,柳济琛团队感受到了大家对“光盘行动”的支持程度,更加坚定了继续发展下去的决心。一次,他们来到了山东的一所高校食堂,虽然已经经过了前期的沟通,但是一开始,食堂工作人员对他们拍照的举动还是抱有怀疑态度,“食堂大叔大妈不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我们跟他们解释是做光盘行动的。他们一听,知道这个事情好,马上也加入到帮忙的队伍里。因为身处那个环境中,他们一直看着食堂的浪费没办法,现在觉得有人想要改变,就是一件好事儿。”

  节约粮食

  捐助各类公益活动

  “光盘打卡”还只是一个起点。每次打卡之后,用户都会获得一定的能量值。这些能量值既可以兑换成环保、公益、扶贫、助农等主题的特色商品,又可以捐赠出去,由公益组织根据捐赠的能量值提供一定比例的配捐。“我们其实是想遵循一个能量守恒的原则,这边光盘了,远方的人们会因为你节省的粮食而获得食物。你的光盘提供了他人所需要的东西。”为关怀空巢老人,光盘打卡团队与基金会等慈善组织合作,用户每次光盘后,对方都会捐出一定金额用于“社区敬老爱心餐”公益项目。

  柳济琛介绍,除了城市老人项目之外,团队还参与了儿童零饥饿专项公益项目,未来还将上线埃塞慈善爱心早午餐配捐等项目。“我们的项目后面还会陆续增加,但不会很多,核心都是与吃相关。”关于这一点,团队也有自己的考虑。“很多人可能会说,我节约了粮食又能怎样呢?浪费的食物都是我自己花钱买的。我们这么做,就是为了让光盘的人切实看到,别人的生活因为自己带来了改变。”

  最初,用户只要打卡成功,平台就会自动配捐,能量积分纯粹用来兑换。“这样一来,给用户的感觉好像是这钱不是我捐的,跟我没有什么关系。现在,我们将积分和兑换的功能联通起来,为的就是让用户助人的感知更加明确。”

  为了保证配捐款落到实处,团队对整个流程也进行了严密的监管。在个人用户页面上,项目的总体进展、企业配捐的金额发票、捐助现场照片等随时可查。未来,更加私人定制化的反馈也会上线,“我们也在考虑私人感谢信之类的功能,让用户真切感受到自己行为产生的改变。”

  源头控制

  减少食堂餐厨垃圾

  平台上线一段时间之后,柳济琛接到了一个电话:社科院了解到团队项目之后,主动找上门来,洽谈合作。于是,团队帮助社科院开发了一套智慧食堂管理系统。这套系统可以满足菜品点评、食堂外卖、 电商精准扶贫等需求,从而实现精准配餐、就餐。更重要的是,系统中还嵌入了“光盘打卡”入口。

  实际应用效果格外喜人。数据显示,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部餐厅在活动开始前,每日的餐厨垃圾量4桶多,大概200至250千克(含水)。光盘行动开始后,餐厨垃圾量减少到了2至3桶,每日140至180千克(带水)左右。“两个月的时间里,餐厨垃圾减量30%。”

  这次走出校门的社会实践,给了柳济琛很大信心。在城市的生活垃圾中,餐厨垃圾占比达到60%以上,占比如此巨大的餐厨垃圾也是最难处理的垃圾。柳济琛对记者说,现在垃圾处理的方式无非就是填埋和焚烧。填埋的话,餐厨垃圾很容易造成水土污染;焚烧的话,餐厨垃圾含水量太高,热值不够,效果也并不理想。“所以,餐厨垃圾的处理是让政府很头疼的一件事情。如果能在减量上就有一个很好的效果的话,社会效益将非常巨大。”

  借鉴与社科院的合作思路,团队正在积极与其他政府机构进行对接,“垃圾分类的这个大背景,对我们来说其实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有人从垃圾分类查询的角度切入,我们就从源头上来减量。”

  高校同样是团队积极拓展的用户群体。今年5月,团队举行了“首届·百城千校光盘行动挑战赛”,全国100多所高校的1万多名学生参加了挑战。在参加挑战的高校中,有校领导直接将学生的光盘表现与素质拓展的学分挂钩,使得学生们踊跃参与。“这让我们很意外,也给了我们新的思路。”柳济琛说,基本上每所大学的学生会、团委都在举办光盘打卡相关的活动,但是形式相对单一,大多只是建个微信群,每天上传照片。“如此做法,一方面参与者觉得没有什么意思,另一方面统计起来也比较麻烦。其实,光盘打卡完全可以成为学生们的一种趣味化工具,吸引更多的大学生群体参与进来。”

  据介绍,第二期光盘挑战赛正在筹备中,“希望通过一系列的推广,从10万用户扩展到至少百万的用户量。”柳济琛充满信心。

    生态环保

    构建更多低碳场景

  在柳济琛看来,食物的浪费与节约,折射出的是社会的整体文明。“光盘打卡”不只是一个小程序,更是对种种社会问题的一个解决方案。“用人工智能等技术来提供生态环保领域更多的产品以及解决方案,这是我们一直以来的定位。”他期待着,光盘打卡将成为全民公益的平台,也成为正能量企业展示社会责任的价值平台。

  但是,柳济琛团队并不满足于此。“光盘打卡就是低碳生活的一个核心场景,我们希望未来能在衣食住行等各个方面构建出低碳绿色的更多场景。”柳济琛举了个例子,“用户通过平台回收了旧衣服、旧家电,通过公交、自行车绿色出行等,我们都可以对这些数据进行采集,未来进行一定的碳交易。”

  在柳济琛看来,这个模式在中国能做,在其他国家也能。“我们下一步将争取让这个平台走向国际。”


  免责声明:中国食品报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本网站转载图片、文字之类版权申明,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0
0

我来说两句